平凉论坛
首页 情感 情感随笔 查看内容

一位行走在庄浪县“扶贫攻坚路上”作家的记录——石万顺的贫与困

2019-2-25 23:59| 发布者: 平凉第一帅| 查看: 246| 评论: 0|来自: 平凉门户

摘要: 时间过得飞快,不知不觉又是一个春节马上就要到了。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,春节就意味着团聚。小时候昐望春节,是盼望好吃的好穿的好玩的,而到了我这个岁数的人就想着过年了一家人可以在一起呆几天。
一位行走在庄浪县“扶贫攻坚路上”作家的记录——石万顺的贫与困_平凉门户新闻

时间过得飞快,不知不觉又是一个春节马上就要到了。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,春节就意味着团聚。小时候昐望春节,是盼望好吃的好穿的好玩的,而到了我这个岁数的人就想着过年了一家人可以在一起呆几天。

石万顺虽是一个农民,但和我同年生人,还比我小三个月,因为同龄,就多了些亲切感。第一次走进他的家门,我女儿正在山东读大学三年级,而他的女儿石瑞利,考到了省内的河西学院,读大二,问起年龄,竟也与我女儿同年,差一月就同年同月生了。站在当父亲的角度上,我与石万顺又有了更进一步的亲近。然而,这是位于庄浪西北最边缘的阳川村,四十多年,石万顺就一直在这里,山大沟深,土地瘠薄,严酷的自然条件和封闭的环境注定了我们的生活经历截然不同。前两次去他家,家中都是他一个人。说是乡上定的精准扶贫户,走进他的院子,我却看到的是宽敞的院子、崭新敞亮的上房,一切都收拾得一尘不染。和所有庄浪农户家一样,读书不读书,识字不识字,家家墙上都挂满了字画。石万顺也是一样,条幅、中堂一样不缺,一点都不像个贫困户。两次去都没看到他的家人,问起他的老婆,石万顺的脸色一沉,低声说殁了。见此景,我不好再问,出来的路上,村干部告诉我,二十年前,因为家庭琐事,石万顺老婆一时想不开,服了农药,扔下两个女儿走了。听了这话,我心里一惊,二十年,两个女儿都是这个男人一个人带大的,其中甘苦,可想而知。如今,大女儿远嫁宁夏,小女儿河西读书,家中日月,只有石万顺独守。

说起他的致贫原因,一部分是供给女儿读大学的学费货款和生活费支出,女儿学的是美术专业的室内设计,经常要到各地见习、实习,费用要比其他专业的高出许多。另外一个致贫原因是他的病。五年前的一个冬天,他的右眼突然很怕光,不停流眼泪,看东西模糊不清,去眼科医院检查,被诊断为葡萄膜炎。这种病并无好的治疗方法,多年四处寻医问药,毫无起色,每逢节气必犯。他说,现在他右眼已经完全失明,一旦犯病左眼也就看不见了,节气过了视力才能恢复到模糊状态,这时候你们要是进来,我只能看见一团影子,就这也要长期服用石斛夜光丸维持。精准扶贫情准到石万顺也就是这个样子,村上要发展产业,养牛,种果树,以石万顺这样的身体状况,怎么能侍弄好呢?当然,村上也想了办法,把村上的公益性岗位指标给了他,打扫村部及附近卫生,每月发几百块钱,算是享受了一项福利。

这个腊月,我是第四次进了石万顺的院子,四次,不多也不少,按上面的要求来说太少了,两个年头了,一年才平均去了两次,怎么都算是工作不扎实。我第一次见到了他的小女儿石瑞利是上一次,夏天暑期。看到她,我就像看到了我的女儿,皮肤白白的,戴个眼镜,斯斯文文,标准的大学生模样。大三的她已经开始实习了,说是九月份要去杭州,问起费用,说是全部要自己掏。我知道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我除了给万顺讲再难也要让孩子去的话,别的什么也说不了做不了。而我这次来,又突然觉得来得次数太多了,总是无端介入别人的生活,心里有些不好意思。正值年关放寒假,女儿石瑞利也回来在家。为了省炭省电,上房没住人,白天父女俩都待在石瑞利的一间小斜厦房里。因为天寒地冻,我也被迎进了这间小房子。房子里暖意融融,热炕上开着一台笔记本电脑,这是当今大学生的必配。好在,石万顺父女并没有厌烦我,两年了四次来,他的一切还是老样子,这样一次次来除了说些有用的废话,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?同样的话每一次都问一遍,同样的回答也让人家又重复一遍。而山里人的纯朴和真诚让我感动,每次进门,石万顺都非常热情,端茶送水,笑脸相迎,经历了这么多不幸与磨难,并无抱怨与激愤,他的表情是平静的,他的言话也是平和的,说起他的眼疾,别人是同情的,而他自己却是一副逆来顺受、顺其自然的态度,既没有拿出一副可怜相,也没有一点点索求的愿望。我常想,干部与贫困户的结对帮扶并不是一种高高在上的赐予。试想,命运如果让我们生活在这个山沟里,也遭遇同样的不幸,我们会怎样?就算今天我们生活在城市,享受着生活的便捷和名种惠利,我们仍然会怨天尤人,充满抱怨,发泄种种不满。当我看到石万顺和女儿之间细微的动作和眼神,我就被他们这种相依为命的父女之爱深深打动。我也是有这样一个女儿的人,石万顺的幸福和慰藉就是我的幸福和慰藉。

临出门,我对石瑞利说,今晚我们单位在村部准备了场春晚,到时穿暖和陪你爸爸来看。夜晚的乡村舞台热闹非凡,台上歌舞喧天,台下热情高涨,虽是数九寒天,却像如沐春风。在前排,我看到石瑞利挽着石万顺的胳膊,头依在他的肩上,一脸幸福的表情,此刻,我想起了一个暖心的比喻:小棉袄。其实也就是在这次,村干部告诉我,石瑞利在河西找了个男朋友,家是山东的,人在那边当兵,两人的关系基本确定了,等瑞利一毕业就结婚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悲喜交加,喜的是,瑞利将离开这座大山,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和幸福,悲的是,和我一样已届天命之年的老石,将在孤苦无依、忧病交加中度过下半生。

一位行走在庄浪县“扶贫攻坚路上”作家的记录——石万顺的贫与困_平凉门户新闻

走过整个阳川村,我知道像石万顺这样的人家并不是个例,就是在整个庄浪、平凉和全国乡村,这样的贫困户也不在少处。我们讲扶贫,讲同步进入小康,对于石万顺他们来讲,就是搬来一座金山又有什么用呢?他们除了贫,更多的是困,困顿和孤单猛于贫穷。转眼春节过去,年味还未散尽,女儿又开学走了,我的心变得空荡荡的。忽然想起石万顺,那个扶着墙晃在空旷院子里徘徊的身影,我知道,他内心的空旷与苍凉远比我要浓重不知多少倍。

温馨提示:
1、平凉论坛发表的文章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
2、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、编辑整理上传,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。版权归原作者持有。
3、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并致以歉意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